2017年9月4日星期一

死草莓

生在这个年代,人人的初始化设定都是草莓族。就像诅咒一样,狠狠地惩罚着这一代人,只要不比一头黄牛干活时坚韧老实就等着从草莓族降级为草莓汁吧。

没有任何理由,只因你生在这个年代,只因你生在这个年代且拒绝被驯服。

————————————————————————
我们的年代高唱着顾客至上,钱除了可以买贞操,还可以买尊严。

办公室里卖的就是这个。

很多时候接起电话就是没头没脑地被乱骂一通,而且自己最后还要道歉。当然很多时候还有顾客会教育你什么才是正确的客户服务态度,你还要老老实实地点头称是,就为了满足一些素质低下的人那种高高在上的虚荣感,让他感觉他的钱可以买你的尊严。

所以我希望任何看见这篇文章的人,记得你买的是服务态度,是诚实积极,而不是总在点头称是的奴隶制度。

迷途

我看完了泰国作弊电影,深深感觉除了用不同的语言,这部电影还在用不同的方式说明教育不在成绩,不在名利。但也说明太多人选择对这一事实视而不见。

我不能说我知道教育的意义是什么,但我知道它至少不是,我说的是不是什么,而不是不局限于什么。

不是钱,不是就业机会,应该不是任何能用数目字表示的产物。

我猜,大概是面对邪恶的时侯所剩下的善良和光明。

-------------------------------------------------------------------
可惜,我上过的中小学都不这么想。如果真的这么想,大概也不是很愿意直接说出来。

也只有我小学六年级的班导师黄怀爱老师在检定考试前如是说:

你们的成绩如何不重要,最后只要做一个好人就可以了。

也可惜我自十二岁以后除了我妈,就没有人再对我说过这番类似的话。

往后中学的升学讲座是在找好的大学,大学里的讲座都在说如何找份好工。

可惜,再也没有人为做个好人给个讲座。

2017年8月30日星期三

废物

打从有一份正职开始,我觉得自己是一件废物的频率越来越低。甚至觉得自己的价值已经高于再循环废纸。

原因绝对不是自我增值打通任督二脉之类的传奇发生在我身上,只不过外面的世界如此肮脏,龌龊的各色人种不断在面前恶心你的人生,心中一股出淤泥而不染的感觉油然而生。

两年前我的team里就我和另一人。处理着不多的公务,我坚信只要每天用5个小时认真工作,无所事事地过剩下的那3个小时并不是不可能的。

偏偏就碰上这个国宝级的废物,也就没辙了。

从工作效率到个人品行再到日常作风都属下品,人类如果有3%这类的活宝,也许在石器时代也就打住了。

事实上我也不太关注一个人的日常作风到底有多败坏,但作为一个诚挚的猪队友,我需要宙斯耶稣再加上悉达多乔达摩先生合体才可以把猪队友的所有贡献进行更正。

比方说,今天需要联络3个顾客告诉他们真抱歉,您的索偿失败,请下次再来(玩笑,下次可以的话就别再来了)。嘴上说是做了,公文上也滴水不漏,但是问题来了,没有接到电话的顾客最终投诉了,猪队友的队友就得扛。当然别忘记我的猪队友只有我一个队友。

所以当我一次又一次召唤我的勇气对顾客说,真抱歉,您的索偿失败,可以的话就别再回来了的时候,我被无数人劈头盖脸重复骂了不记得多少回,还得说谢谢,有病吗?

又比方说,经理交待的工作事项时间从来没有多紧迫,可是从来就没有准时完成过,她的脑袋里都是浆糊吗?还是根本没有脑袋?我只能说两者的可能性一样大或两者皆有且排名不分先后。

就算工作不行,日常作风也不要太烂好不好。

迟到早退是必然的,工作时间不工作也是应该的。但不至于烂到觉得自己的经理无能而且觉得自己这样的工作表现足以升任经理吧?

我听到过后完全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我都听见了什么?

于是江湖送称棉花脸,面皮厚千仭,虽百弹而不破,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是也。

高。

当然剩下的那些在厕所抽烟,人云亦云,马屁精,背后捅刀子之类的就不多说了,应有尽有,两年的恶气再写下两页宣纸也写不出她废得多荡气回肠,废得多精彩绝伦。

当然现在我的部门就剩我一个,虽说又是也得忙个半天,但品质得到保证,不再被人扯后腿捅刀子的时日的确也是逍遥自在。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罢了。

2017年8月28日星期一

猴子

心里盼着一场夏夜的雨
风声也许能掺和着孤寂的蝉曲
才能停下笔尖上欲言又止的思绪

不想在杂乱的心情中瞧见天明
但喜忧在你脸上依旧如花似玉
我才合上双眼 
溢出的是没有你的灵魂

2017年8月25日星期五

8月30日

我被问过无数遍为什么我没想过到新加坡工作。也许就像上一个年代的有志青年一样,大学毕业是正道,我们的这个年代如果可以到新家坡苦干生活营锻炼,顺便累积资本,才叫做不枉过这一生。

当然老爸老妈的愿望是如果可以再有一个居留权那就离封妻荫子风生水起万事如意不远了。

他们没错,也许就是我太弱或和有志青年沾不上边,我最终仍然没有在岛国上度过我的青春。可能渣滓和败类都不配。

所以我爸总觉得这儿子很坑爹好不好,念书不好,朋友不好,工作不好,诸如此类一个字就是废,两个字就是很废的负面看法。

而且还很常往外跑。这超废的。岛国的精英动不动就“想家了”,“母亲祖国我爱你”,留下来的废物你连家都不待就是造反了。

我都不想写了。

2017年8月23日星期三

关于选朋友

我对我父母的选友标准感到无奈。

就像捉宝可梦一样,如果能够每一种都至少有一只就是为上乘。这一生不能一帆风顺也至少能处处逢源。所以医生朋友律师朋友校长朋友都没少捉,至于其余没有正职的三教九流也就无需收藏太多。

大家嘴上不说,家里其实也就我一个不济。认识的虽然不是贫下中农,但朋友圈中论前途论职位顶了天也只不过是我的部门经理。姐不用说,就这样一个大学出来,只要不要求太空人朋友基本都能收集个遍。妹读医学,不需要想象力都能知道朋友圈都圈在哪里。

我都很喜欢我的朋友。尽管林氏交友指导上表明你这不争气的不肖子孙迟早会有吃不了兜着走的一天,我也只好打着哈哈等天收了。

老爸在面子书分享一段关于穷人与富人的生活习惯有所不同的影片。我不反对消费习惯的确构成资本积累多或少,但是绝对不是不买股票不投资就活该你穷。那是哪门子的道理,我脑壳儿想破也想不出那逻辑是怎么出来的。

2015年9月13日星期日

化石

化石泛指有机物的水分移除,纤维石化的结果。所以只要是有机物,只要有水分,只要有纤维 就能变化石。不需要在海边等老公回来(望夫石),被神忌恨(宙斯那老头常犯),或因看见怪物(美杜沙),其实也是可以顺利变成石头的。

总感觉中枢神经石化,因为这么多个月以来积累了无数写了开头的部落格却总无法写到最后,多沮丧。沮丧不是因为情绪不得已抒发,而是已经没有情绪好抒发了。成长的大脑可能再也无法理解高中生对爱情的执着,无法明白大学生对于几个公式或几个图表彻夜未眠的努力。

我每天都粘在我的座位上听着悲伤的歌,看着自己喜欢的书,全都被我姐标签为“看了就不会再有朋友的书”。的确,虽然譬如说还搞不明白大众书局怎么还在卖《我的奋斗》这样的世界级禁书,我还是买了一本来看。看了还真是感觉很邪恶的,我相信看A书的罪恶感应该不会这么大。

我自2013年十月起开始算自己看了多少本书,至今已经131本。期间体重增加15公斤,暗恋对象增加0个,梦想达成1个。

哦,对,我毕业了。并成功为大马失业人口减1。

我在上班第二天的orientation听其他同事自我介绍的时候明明就听见很多人说自己的爱好是阅读,可是快三个月后的今天我还没有看见一个人会把自己的书拿出来看的。我当然拿过自己的书出来看,可是用不了多久就发现怪怪的,因为如果嚼舌头不算是爱好的话,很多人压根儿就连爱好都没有。

喽啰如我,干活而已。
--------------------------------------------------------------------------------------------------------------------------

我被洪依娃质疑我没当她是朋友。呵。用她那个定义,我根本没有朋友。

我从来就没觉得自己那么重要过。一对社会没有贡献,二对他人没有影响。所以我没有要求过别人重视我,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事情重要得值得重视。

所以就算我确定自己没有弱智,我的智力还是无法理解一个人要到外国留学的时候来送行的人还多过当年给小日本神风敢死队送行的人还多。也同时无法理解为什么就连元首生日也只是放假一天,而那个人明明庆祝的是生日,却可以在一个星期内在不同的地点庆祝无数次生日。

当然,爱怎么庆祝就怎么庆祝,爱怎么送行就怎么送行。

我不打扰,不想不能不懂得不曾不愿。就是不打扰。